当报喜鸟运动西服撞上脱口秀

小编一号 86 0

当报喜鸟运动西服撞上脱口秀

“今天,我入职报喜鸟了!”在报喜鸟2023年春夏运动西服新品上市之际,同步官宣庞博为报喜鸟品牌大使及运动西服体验官。

在官宣视频中脱口秀演员庞博的人设是“资深职男”——要给大家传授一些职场小心得。

第一季脱口秀大赛上,起初并不显眼的庞博拿下了总冠军,除了有才、有梗和爆笑不断的段子,庞博还展现了其极好的观众缘。

很快,庞博火了,除了成为脱口秀大赛的固定卡司,各种综艺节目邀约不断,满满登登。而那些关于“社畜”和“社兽”的段子,让庞博在庞大的职场人群体里被喜欢。

年轻人喜欢脱口秀,喜欢庞博说的脱口秀,因为那足够真实,却能举重若轻地让大家瞬间从职场压力与焦虑中释放出来。他的自然、真实就像是一个你熟络的同事,说话与不说话的时候,他都是庞博。

恐怕,这也是庞博和报喜鸟结缘的原因吧。

男人不止一面,但男人必有一件。关于运动西服,虽然它没有过去正装西服那么强的制式化和仪式感,但继承西服优雅的本质。

青出于蓝的是,运动西服突破了多场景切换和单元功能性的束缚,能够更符合现代人通勤出行的全场景需求。

它跟休闲西服同样有着定位的区隔。后者是惬意的松弛,而运动西服主张自由,却也强调张弛有度。所以它也更贴近职场人。

现在,当运动西服撞上了脱口秀,它不再仅仅是一件商品,它更是一个新的社会化符号。它所倡导的,就是激励正年轻的人去积极拼搏,唤起已不年轻的人找回初心。

壹——后浪汹涌

“人生只有活一次的机会,千万别让它后悔啊!”几年前,70岁的大导演北野武亲自出镜,拍了一部结构很简单的短片,劝诫日本年轻人要站起来。

早已进入老龄社会的日本,“垮掉的一代”是个无法回避的社会痼疾。

北野武希望通过短片,向年轻人传递一个信息:不要认为社会已经固若金汤了,自己根本不可能翻身,那纯粹是现代年轻人固步自封。不要当宅男宅女,只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。

在90后、00后的年轻人逐渐成为社会中坚力量的过程中,我们也出现了“丧文化”的侵袭,“废柴”“躺平”这些青年亚文化概念的流行,与曾经的日本如出一辙。

职场竞争压力叠加婚姻教育养房的生活压力,青年人集体焦虑是难以避免的,但却是可以疏解和引导的。所以,脱口秀大赛这样的文化产品不可或缺。

吐槽老板、辞职跳槽的段子和各种穷开心的自嘲,永远是脱口秀的创作源泉,但吐槽过后,庞博们表演的核心却也是积极向上的——虽然辛苦,但还是要选择滚烫的人生啊。

庞博说年轻人更关心这个世界的变化。所以,要成为“心里有火、眼里有光,时刻奔涌的后浪”。

这同样是报喜鸟运动西服所要表达的主题思想。

一套西服,通勤全场景,还要兼具时尚度与商务度,要穿着舒适,显年轻且要有科技感,差旅途中要携带方便,要好打理、易搭配……

必须有足够抗压的面料打底,必须有随时抗皱还能防水的技术支撑,可以被压力揉搓,但绝不会认怂认输。在无数次的产品迭代后,报喜鸟做到了。

年轻人的精神面貌,一定会是从外显之处先被捕捉,所以一件好穿耐穿且百搭的运动西服,理应成为职场人的标配。

西服需要抗压、抗皱、防水,人生不更应如此吗?

贰——不被定义的一代

只有前人走过的路,才是应该走的路吗?

为什么年轻人越来越反感过年时被亲属们逼问什么时候结婚?什么时候要孩子?任何关于工作、生活的细节,都可能成为长辈们教导的点,这让年轻人无所适从。

与从灰黑色调为主的年代里成长起来的60、70后,处在明暗交界色彩混沌的年代里成长起来的80后大不相同,90、00后的年轻人们生来就看到的是一个色彩丰富的年代。

与前辈相比,在他们身上集体认同被群体认同所取代,个性比共性更重要,更喜欢自定义而不是被定义。

就像庞博所说,年轻人更关心这个世界的变化。变化,其实就是打破所谓的“你应该怎样”的成长模式。

在庞博身上,这种“不被定义”的特征就非常明显。

理工直男和程序员,这两个庞博曾经的身份标签很容易在旁人的脑海里生成:不修边幅,性格刻板、生活无趣,格子衬衫电脑包永远是标配的一副模样。

但庞博不是。舞台上、舞台下,他是鲜亮的,喜欢无拘束的衣着穿搭,能把无趣的生活过成段子。

程序员与脱口秀演员,这两个本来十分违和的角色,最终在脱口秀里自然地贴合成了一个真实的,被人喜欢的庞博。

最近一季脱口秀大赛上,庞博有一句话甚是打动人心,在机舱门关上的那一刻,空姐冲外面喊了一句“去上海的还有吗?”庞博说,那个时候我真的听到了一个声音说“我要去上海!”那是十八岁的自己!

当我们面对各种各样的场景,各种各样的压力时,有的时候我们也会妥协,也会随波逐流,但终究我们需要找回自己本来的样子。

只有自由无束时,人才更容易找回本来的样子。

怎样才可以自由无束?用报喜鸟运动西服的设计来回答这个问题,是个很有趣的答案。

因为运动西服,可以说本身就是一件不被传统所定义的西服。在创造出这个品类的时候,报喜鸟在制作工艺上就做出了一个打破传统的挑战:无肩、无里、无衬。

垫肩与里衬,对于传统西服而言,就是撑起板正灵魂的重要组件,不可或缺。但正如每个年代都有属于那个年代的色彩变迁一样,西服也需要创新来适应每个年代。

在这个快速变迁的年代里,垫肩与里衬就变成了一种束缚,很难适应无法熨烫、随时上身以及行李箱里叠放的场景。

运动西服的弹性面料与抗皱材质,也在解放人们的肉身。毕竟,能张能弛亦有度,才使得运动西服保持了传统西服的雅仕风度。

“反传统上”,报喜鸟的运动西服还有一个值得称赞的点,就是百搭不爽。一件运动西服可以兼容各种搭品,让选择不再成为一种障碍。

“西服够百搭,万变职场不在话下。”

叁——不精彩毋宁死

在这个快速变化的时代,世界如同万花筒,每一刻角度都会有大不同。

而中国文化不仅有丰厚的底蕴,还始终是开放包容的。新时代的年轻人,生而就拥有多元视角来观测世界,拥有创新思维来改变世界。

从这个角度看,往往有时候任何一件产品、商品都可能成为价值观植入的载体。可口可乐和好莱坞之于美国的青年一代,之于全世界的青年人,产生过什么样的影响,毋庸赘述。

西服这样的服装产品,其实也曾对年轻族群带来过很大的影响。就比如90年代处在黄金期的TVB港剧,甚至可以别称西装剧。

那个阶段正是成为亚洲四小龙的中国香港经济腾飞之际,东西方文化与思潮碰撞交融于此,西装剧则是反映当时社会人文面貌的一扇窗。

《天地男儿》里的郑少秋、《创世纪》里的罗嘉良,以及后来《使徒行者》里的苗侨伟,无不将西服驾驭出强烈的角色风格,从而斩获无数拥趸。

如今,报喜鸟之所以要引领运动西装的风潮,签约脱口秀演员庞博为品牌大使,且是运动西服的首位体验官,同样是为了一种价值观的主语表达:年轻就是要积极向上,充满活力,无畏挑战,无惧困苦地去战斗,去奋斗,去达成目标。

一件西服,如果只用它的物理价值来衡量时,它只是一件商品;但如果,它被赋予代表一代年轻人的风貌时,它的意义与价值就远大于了一件商品。

33岁的庞博对自己说:要怀抱热爱,闪闪发光!

当报喜鸟运动西服撞上脱口秀时,我们看到了明天属于那群充满能量与智慧的年轻人。


版权声明:本文章的图片和文字内容部分源于网络,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的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,本站仅对信息进行展示,如有侵权请立即联系,我们立即删除。